DEPARTURE.

我永远喜欢渊总
(爆哭)

KISS ME


cp:陆散
极度ooc


他说:“不行,你得亲我一下。”


01.
生活里少不了什么?
当然是游戏。

就在肖尧赢了第252818次的时候,陆之遥丢下了手里的牌,干脆利落的往床上一躺,装死不玩了。

肖尧推推他:“你快起来。”
陆之遥:“不要。”
肖尧:“失败乃是成功之母!”
陆之遥:“你见过哪个母亲可以生252818次孩子。”

肖尧:“那行吧,不玩了,输这么惨,今晚请你吃饭。”
陆之遥:“好。“

在一旁的小绝都惊呆了,他和他亲爱的、正在耍赖、还赚了一顿晚饭的母亲浓情蜜意对视着,摸了摸自己的良心。
小绝:陆麻麻,您真高。
心机陆:?我不是我没有
小绝:......
小绝:有意思吗?
心机陆:你觉得呢?
女儿成功败下阵来,不再看摆着一张死人脸心里偷偷暗爽的变态母亲,也忘了问陆麻麻是故意输的还是运气不好,拾掇拾掇自己碎掉的母子情出了宿舍门,准备找个凉快地方自己呆着去——多听话啊,都不用妈妈下手赶人,真是好一派母子情深。

陆之遥其实不是完全故意的,难免有点好胜心,可是和欧洲散在一起玩游戏一下就非了起来,再加上有意放水,成功的达成了一面倒局势。输赢无所谓,他想,反正是随便玩玩。

肖尧收拾好东西,一转眼发现小绝不在了,他三两步下了床,戳了戳躺尸的陆同学,陆同学不动如山,直直地看着他,手里瞎指,看起来是连话都不想说,示意他乖巧懂事的女儿已经自己出门了,女儿大了妈妈也管不了了,又垂下手,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戏演了一整套。肖尧一下子笑了,也没注意自己和对方相通的脑电波,只觉得无可奈何,然后他说,夫人快点起来,我们去吃晚饭。

被叫夫人习惯了的陆之遥面不改色,他眯了眯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差点撞到站在床前的肖尧,然后他动作自然、慢条斯理的靠在男孩腰上穿鞋,好像只是单纯找到了一个不用弯腰低头的好办法。他在别人的腰侧镇定自若地呼吸,被他靠住的人却因为怕痒僵住了。忍耐着离开的冲动,肖尧拍了一下靠在他身旁的手,催促道:“快点,再这么慢我不等你了。”

陆同学将将系好鞋带,一听这话,乐了,抬头看他一眼,神态尽是挪揄,说:“肖尧同学,你这不行啊,说好请人吃饭的,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去呢?”他还觉得不够似的,扯住对方的手借力站起来,两个人靠的很近,肖尧下意识退后一步,陆魔王又开口道:“你平时打游戏耐心那么好,怎么现在这么急,反悔了?”

肖尧:“你瞎说什么,我没有,你正常一点,弄好了我们就走。”
陆之遥:“......得嘞。”
吓到你了吗,不好意思啊。


02.
肖尧走在前面,陆之遥懒懒散散不紧不慢地跟着他,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自然的拐了个弯走了过来。

肖尧明显也看到了对面的人,他朝来人疯狂挥手,“E!”
挑染了深绿色的头发的瘦削青年加快了步伐、认亲般的喊了一声“散!”

我靠,我是不是该补一句小星星啊?陆之遥面无表情的想。一回神发现面前两个大龄儿童眼睛亮亮地盯着他,他张张嘴,不可思议道“我刚刚说出来了?”
肖尧一脸严肃地憋笑,“说出来了哦。”
张驰明显是有多年变脸的功底,一脸我心好痛地点点头,“是的,你说了。”
陆之遥觉得自己头有点疼,“是谁!”他说,“是谁刚刚操控了我的身体!”

小星星二人:“别装了,好智障。”
张驰顿了顿,又开口道,“一顿晚饭,考虑一下?”
肖尧帮腔:“那就一顿晚饭,我们抵了。”

陆之遥此时此刻真的想把自己的嘴堵上了。

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陆同学。一旁站着没说话的普通也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于是两人餐顺顺利利的变成了四人餐,表示不介意人再多一点之后,陆麻麻call自己的宝贝女儿小绝,顺便邀上了虐狗小分队老菊和免免,直接从晚饭变成了不同系之间的聚餐。

该死的好人缘。


03
那我们去新开的那家烤鱼店吧?有包厢,还可以顺便玩一下。免老板提议。

一群游戏宅们并没有什么更好的意见,或者说根本没什么意见,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进发了。

他们开了一个包厢,点完菜便动作一致的躺在了椅子上,没点坐相,拉拉链的声音中,免免拿出了买的纸牌游戏盒摆在了座上。

免免:“国王游戏?可以吗?”
肖尧眼睛噌的亮了一下,赶紧举手表示参与。
陆之遥:“我都行。”
张驰戏瘾又犯了,“那我肯定陪着散老师啊。”
普通没有意见,小绝表示支持。
老菊没来得及吐槽,免免笑着看了他一眼,成功给他安上了消音器。

第一局免免运气好,抽中了国王,让二号和六号深情对视三十秒,张驰看着老菊整张脸都垮了,果然没到三十秒,两个人就憋不住的大笑了起来,脸涨的通红,两个人唱了一首歌,才勉强混过惩罚,开了第二轮。

这游戏简直欺负单身狗,这局换成了欧洲菊,王董事长大手一挥,一下决定目标,让五号喊四号一声爸爸,小绝好懵,小绝好委屈,小绝在有了妈妈之后又要有爸爸了吗?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陆之遥,只见他麻麻举起手中的四号牌晃了一晃。

小绝:“爸。”
陆之遥:“诶。”
普通:“您可真辛苦啊,这又当妈又当爸的。”
免免:“这到底是小绝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欧皇散老师盖棺定论:“狗屎运。”
众人竖起大拇指。

随着他们玩了几轮,菜也慢慢端上桌,就剩下最后一盘菜的时候,张驰提议“最后一盘了好吧,菜都要上齐了,好好吃饭。”

在座的几个非洲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小绝逆风翻盘,拿到了最后一句的国王,但今天可能真的加了狗屎运的设定,还没来得及说话菜就上完了,大家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牌,开始专心致志解决面前的晚饭。免免微笑着,看了小绝一眼。

小绝:闭麦了,不好意思。


04
直至酒饱饭足,大家坐在座位上消化的时候,才想起最后一盘没有玩完的事。

小绝摸出自己的国王牌,笑嘻嘻地说,那六号亲三号一下吧。他环视一圈,眼神落在陆之遥身上的时候,才发现他陆麻麻的脸都黑了。

可能是狗屎运又一次发挥了作用,肖尧抽到了三号,陆之遥脸上的黑气明显散了不少,神情又变得尴尬了起来。然而喝多了的肖尧明显理智已经不在线了,他修长的指尖夹着那张命运的三号牌,还晃了两下。

围观的各位一瞬间一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普通:“那算了,你们一人喝一杯,就算亲过了好吧。”
其他人:“勉为其难地算你们过了。”

陆之遥脸色恢复了平静,以一种东北人的豪气一下干了满满的一杯,肖尧不明所以,晕乎乎地也干了一杯,喝到现在估计真的是懵的不行了,脸都烧红了,还在傻傻地笑。

又玩了几盘,看看时间都该宵禁了,他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宿舍,照顾喝晕了的肖尧的任务就理所应当的交给了同宿舍的陆之遥。陆同学看着旁边不停唱歌又扭来扭去的肖尧,揉了揉太阳穴,扶起肖尧出了店门。

肖尧嘴里还在哼着歌,几首不同的歌混在一起,还能即兴编词,日文英语中文齐上,陆之遥头都大了一圈。

为了扶住醉鬼不让他摔在地上,他们蹭到了最后头,路灯的光溢向四周,隐没于黑暗中,又由下一个点亮。肖尧消停了一会,抬头看着天空,星星落入眼里,他少见的安静下来,规律的呼吸成为唯一的声音。陆之遥看了他一眼,发现肖尧的视线从夜空落到了他的身上,星星随之降落,灯光融入夜色,模模糊糊暧昧不清地在边缘纠缠着。
他站在中间,往前一步是黑夜,后退一步是人造灯光,眼前人却兀自闪烁着。像颗星星,一颗真正的星星,陆之遥想。

星星却开口了,记忆仿佛还停在几十分钟前,他问:“你为什么不亲我?”
“......”这家伙绝对是魔鬼。陆之遥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他捂着眼睛,喉间挤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你不觉得尴尬?小绝是开玩笑想整老菊和免免的吧。”
小魔鬼不说话了,像是在认真思考他话里的意思,陆之遥松了一口气,准备趁他不注意把这个难缠的家伙拖回去。

可是肖尧没动,他面对着光、面对着投下来的陆之遥的影子,面对着带着黑框眼镜无可奈何又充满耐心的陆之遥,抿了抿嘴唇,他是真的没清醒过来,可是眼神又那么坚定,他说:“不行,你得亲我一下。”

烟花在陆之遥眼前炸开,五彩缤纷,他心脏停止一秒,一秒间万物死而复生,荒漠变成绿洲,宇宙坍缩成一个质点,又在一秒间走完上万亿年的演变路程。他没明白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什么,把一切归罪于投下的阴影太过巧妙又或是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俯下身,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脸侧。

“这是你要求的啊。明天醒来别骂我,真是烦死人了。”他说。


05
那我亲你一下。他想。


end

随便写的!
熬夜写了一点结果写着写着睡着了!所以前后对接起来可能有点怪怪的!
第一次写陆散!也不太了解其他up的性格!别打我我马上去补!
再次为ooc致歉。

????hwiwnsiiqnauqknzywjsvyqoamzbydie
!!!!

小奶狗攻x面瘫吐槽受???
大家自己品味一下???

万事胜意


楚路
迟到的贺文
祝师兄生日快乐

   他收到了一个礼物,长方型,系着蝴蝶结,明黄色的。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作为经历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基本常识还在,他看到被订书机强行钉在蝴蝶结上的小卡片言简意赅只有四个字:生日快乐,打印的,没有署名,不愿被看出来源的意思很明显。


   楚子航解了绳结,盒子里被彩色纸带堆起来的只有一张卡片,摸起来跟外面那个很相似,翻到反面看是某个不知名品牌介绍,两张和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街头小广告,还是背面没印上那种。
不过里面那张上面是不同的字:
你会心想事成。


   他委婉地提起两句,对路明非,对诺诺,看他们似乎比自己还迷茫,他没有头绪,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演技太好,皱皱眉头又检查两遍,实在找不出有用信息,作罢。


   可这一路又没有别的人了,还会是谁呢?他想不出来,脑子乱的像是被猫扯过的毛线团,想要解开却又是一片空白,一种隐秘的、不可言说的情感让他不想把这件事宣之于口,可是红发的女孩太过敏锐,他只好冷着一张脸装若无其事,幸好两人对对方都没什么记忆,女孩子只是好奇地看他一眼,便没了下文。


   只是自己生日居然在儿童节,有种熟悉的微妙感,倒不是怀疑真假,路明非刚刚和他说了生日快乐,掐着点,又倒头睡了过去,看起来是累极了,但手里还扯着他的衣服下摆,眉头紧锁,一幅随时要醒来和谁拼命的样子。他无可奈何,在床头捡到一根白色松软的、轻飘飘的羽毛,便觉得心室里也填满了这些他们打架的牺牲品,堆出一份柔软又酸涩的心意。他无所适从,只好抛在脑后不再去想,意料之外的很成功。


   刚醒的时候没有记忆,什么都没有,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像张白纸,只有些许常识幸存,好叫他知道自己还是个人(现在想来也不全是),不是从哪个不知名星球上掉下来的神奇物种。然后遇到了红头发的女孩子、上了一辆豪华房车、跟那个眼神绝望下手却熟练利落的男孩子打了一架(诺诺:枕头大战?),最后糊里糊涂地开始逃亡。


   男孩子叫路明非,看向他的眼神像巨龙看待满洞穴珍宝,生怕下一秒钟就被其他人偷走,谨慎专注。他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如今他确实很难在那样的眼神下坚持超过一秒,立刻就缴械投降溃不成军,只想抱抱他告诉他自己在这里。可哪怕失忆也没能让他变的巧舌如簧,只好当一个安静沉默的塑像,体贴的把自己放在对方可以看到的地方,让路明非不至于惊慌失措又以为这段时间的旅途全是自己的幻想,罪魁祸首只好自己承担责任,赖不得别人。


   看起来很公平的,全世界都忘了他,他也没有对这个世界的任何印象,好的坏的全变成符号。可是对路明非来说,他承担了那么多那么重,换来一个没有记忆的楚子航,到底算不算公平呢?

   想必是不算的。他无以为报,只好堪堪许个愿望祝路明非平安快乐,明天都会变得更好。




   他再去翻那个明黄色的礼物盒,却意外的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大概是他太贪心,心想事成都成了遥不可及的糖果罐子,明晃晃摆在云端,看得见摸不着,只会让人越发渴望。

   他伸手拨开男孩子额上的头发,指尖划过眉心,是很轻柔的力度,一直紧锁着的眉心松开些许,才露出点少年人特有的任性来,嘟囔了一句什么又偏头睡了过去,手倒是松开了。


   失去记忆的楚先生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堪称温柔的笑,他把衣摆抽出来,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车没有再开了,诺诺在驾驶席上也没了声响,大概是睡着了,静悄悄的,像一个夏夜的梦。



   还有三个小时太阳就会照常升起,他们还会继续前行,一切都会好起来。


   在路明非醒过来看到他,道第一声早安,露出这一段旅程来第一个没有忧虑的笑之前,消失的礼物盒告诉他,你会心想事成。

万事胜意。

我哭了
今天大家都是楚路女孩

师兄你又老一岁啦

61快乐啊
祝我男朋友的男朋友生日快乐(?)

Reach For A Star


摘星
cp幸运楚x恒星路
瞎写的


当一颗恒星满250岁的时候,它就是个成熟的恒星了。
路明非说你骗我,我不信你满250岁了。
旁边色彩艳丽但是体积比路明非这颗星星还要小一圈的恒星说,你不要小看星啊,我又不是因为没长大才这么小的。
路明非来了兴趣,那您芳龄几何啊?
恒星说,我.....我290了!
路明非噗嗤一声笑的肚子那块地方的石头都掉了不少,那您可真是个成熟的恒星啊,他说,就是真的有点看不出来,不过没关系,您永远250,永远年轻貌美。
恒星大惊失色,什么,难道现在开始流行未成年小星了吗?
路明非说那也不全是,有些小星比我们看起来还大不少呢,一样饱受欢迎。
恒星叹了口气,唉,前段时间还喜欢成熟系恒星呢,星星的心思你猜不透啊。
路明非憋笑憋的满嘴火山灰,打了个喷嚏,岩浆喷出来不少,那可真是难为您了,一定会有恒星喜欢您的,您别急。
一旁的恒星地震了一下表示赞同。

恒星路听说成年的恒星就可以漫游银河系了,他独自一颗星呆在这里好多年,很多事都是听旅游途中经过这里的其他星星说的(路过的星还挺多的)。于是刚成年的路明非小心翼翼的往前迈了一步,它看了看自己似乎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兴奋地转了两圈,对旁边的恒星说,听说成年后就可以离开原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银河系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恒星愣愣的,啊,好啊,一路顺风。
路明非笑眯眯点点头,又掉下来几块石头。
恒星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可千万别去地月系啊,很危险的。
路恒星问它为什么?这个芳龄250+38+2的恒星支支吾吾半天没能说出个所以然,被逼急了,反正你小心一点啦!
路明非记下了,跟恒星道了再见后踏上了旅途。

这天他路过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里的星星不但不是圆的,而且还不会说话!他非常好奇,刚刚凑过去想仔细观察一下,突然和一颗白色的卫星撞上了。
卫星说,对——不——起——!我是月球啊——!
没关系,他一边往下掉一边想,就是有点疼。
等等,月球?是不是哪里不对?
但他没时间想那么多,因为他马上就要撞到一个比它要大的蓝色行星上了。他忍不住闭上眼睛。
可是想象中的激烈碰撞并没有发生,他感到自己变小变轻了,他睁开双眼,看到了黄色的地面。
然后他啪唧一声摔到了地上。
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他听说过的人的东西,有着在光下泛着蓝色的毛和一对金色的....眼睛?
还蛮好看的,路明非想。




楚子航第一次见到他的星星,是一个夏日采购中了500块购物卡回家的路上。
那颗星星长的真不像颗星星,反而是人类的样子,啪的一声掉在他面前的地上,吓得他常年面无表情的脸都崩了,栗色头发的男孩子抬头的时候,眼里漾着水光,又奶又软,眼里还带着茫然,直愣愣地盯着他看。太犯规了!面不改色的楚子航先生想。

“你也是星星吗?”男孩子说。

超级幸运的楚子航先生在中了500块之后又超级幸运的捡到了一颗刚刚跌落人间的星星。

End


小剧场:
某天已经成功混入人类社会的路明非正翘着脚一边看来自星星的你一边吃着薯片,突然接收到了星星之间的交流信号,他接通,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有些稚嫩的声音。
喂?是你吗小恒星?那个声音说
是我啊。路明非说。
你现在在哪玩呢?缺旅伴吗?
我....不好意思啊,我在地球上,暂时可能回不去了。路明非愧疚的说。
什么??恒星非常激动的大叫,地球可怕吗!
路明非看了看满沙发的薯片渣,想想待会还要慢慢收拾,他苦着脸说,当然啦,实在是太可怕了。
孤独寂寞急需陪玩的恒星说,哎,幸亏我没去。
路明非眼神飘忽看到了围着围裙正在切水果的楚子航。然后他轻声说,
可是也很开心啊。


是写不出来甜蜜恋爱故事的我。
没有专业知识!欢迎大家指教!
太喜欢星星了写的一个au
谢谢

命里有时终须有


有时候他也会想想自己的前半生,简单粗暴的可以用短短一个词形容——顺风顺水,可能是上帝最疼爱的私生子因家庭伦理剧不小心跌落人间,此后万事胜意都变成理所应当的补偿,还他百年间清风明月,便成了这么一个表面优雅风趣内里骄纵任性的人。
做什么不好,偏偏在感情上栽了跟头。
此时学弟还在耳边叽叽喳喳吵的像五百只鸭崽,他没认真听,也不想去听,丘比特都不能责怪他这样一个刚刚失恋了的人。但他嘴角习惯抿出的弧度温柔体贴,漫不经心地回答都自带真诚光环。学弟今天绑了一个很随意的苹果头,松散的头发掉出几缕软软地搭在额头上,是漂亮的栗色。他心痒难耐没忍住撸了一把,学弟突然被打断,怔怔地看着他,像只被抢了食物的花栗鼠。
你头发乱了,他说。
是这样吗?学弟皱皱眉头,然后又露出一个有点傻气的笑,啊,是她给我绑的。
他心里的酸气打破了醋坛一样抑制不住的汩汩往外冒,但是表面上还是心平气和地说,挺可爱的。
她也这么说,学弟叹口气,师兄你说她会不会答应我啊?
最好不要答应,他想。可是怎么会不答应呢,公主就该和她善良的王子和和美美。他笑起来,些许安抚意味,她一定会答应的,她不是也很喜欢你吗?
学弟笑,说那就借您吉言了。
他想他一口毒奶恨不得直接喷学弟身上。
他说:好。
学弟心满意足开始给未来女朋友发起了微信,他心里滔天苦水不知与何人说。
上帝爸爸告诉他,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要贪得。